淘氣母親在台北

淘氣母親在台北

 當我還在看著新抓好的高清葉問前傳的時候,在桌上的手機震動了幾下後,

掉下桌下的垃圾桶裡,我暗罵了聲「幹!」

  ,趕緊拿出來接話,看看是誰打擾我的休息時間,結果電話拿頭傳來一陣女

聲,問我說「吃飽了沒阿?現在在幹嘛阿?」

  沒錯,如果是以前的話,我二話不說就馬上一句「寶貝∼在幹嘛呀?」

  ,可惜他媽那賤女人,跟個開著新馬三的跑了,好說歹說我也有兩台好車。

  不過只是一台是老迪爵,另一擡是學校代步的…腳踏車。

  媽的,男兒志在四方,起碼我騎腳踏車也節能省碳,也算是為個地球做的一

點貢獻。

  電話那頭是我媽,我本來住宜蘭,就人稱「好山、好水、好無聊」,我去你

的好無聊,無聊你他媽這些觀光客還來個屁,塞的雪隧不通沒打緊,垃圾是不會

自己帶走逆?

  老媽開了間麵線店,還請了個外勞來幫忙,說不上絕頂美味,但也是人潮頻

頻來、垃圾不帶走。

  想以前還沒上台北念書時,每逢假日,一堆外地來的腦殘客人,帶飲料進來

喝就算了,也不會帶走,外面四個紅色大字「禁帶外食」,我他娘的真想問「是

你他娘的看不懂中文呢?還是他媽的色盲呢?」。

  靠夭歸靠夭,也只敢心裡罵,做生意和氣生財、錢財自然來,就只能不停不

停又不停的收、飲料罐,心中罵了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幹你娘,我看著隔壁隔壁

又隔壁的、手調店。

  我真想把收集好的飲料罐,免費送到他家府上,在說句「我提倡資源回收,

回收再利用,愛護環境人人有責,所以替你們家的飲料杯,全部「撕膜沖水曬乾

淨」,還「免費腳踩踏壓扁」

  不占空間。

  本來要你們來我家收,不過我好人做到底、送佛送上西,這工本費原本一杯

五塊,念在大家都為大自然多盡一份心力,今天就給你打個折,一個杯子三塊,

只收現金,不換飲料。

  這邊今天三大袋,你提進去自己慢慢數清楚,晚點說不定還有一袋,到時候

我在來收錢,就這樣,掰」。

  我聽著電話,問了問老媽說有何貴事,老媽說外勞簽約到了,所以想要暫時

休店幾天,正好也想上來台北玩玩,看我這兒子能不能讓母親來擠一擠。

  我看著我這沒多大的套房,心裡縱是很難為,不過半年沒看到媽了,就答應

了。

  當天母親坐火車北上,我親自在台北火車站迎接,結果他娘的下了個大雨,

讓我們母子兩人在車站裡等了一回,看雨變小了,急忙騎上老迪爵,母親行李用

塑膠袋包好,直奔台北套房。

  正所謂,「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

  沒錯,就差他媽的一個巷口,突然天裂大洞、雨下瀑布,淋的我跟老媽一身

濕,才急急忙忙上樓。

  我先在門口站了一下,跟母親說哪邊是廁所,要她先進去洗個熱水澡,而我

滿身都滴水,跟個落水狗沒兩樣,就在樓梯待著讓水滴,望著窗戶裝憂鬱型男。

  而我對面房的房客,跟我一樣,是個死大學生,有時候會帶女友回房過夜,

幹的女友一聲比一聲大,我他媽娘看個葉問也慢慢硬起來,看著看著,竟然換想

自己是年輕葉問,瘋狂抽插那個甚麼大官的女兒,穿著合身旗袍,那對屁股扭阿

扭,搭配對面的淫叫聲,乾脆就不看葉問,改看A片去了。

  我這人其實也挺壞了,喜歡惡作劇,講話就他媽的掛在嘴上,哪像個台北高

素質、高涵養的文明地方。

  有次對面房的又開始幹炮,幹的我們這一條走廊底的那戶都聽得到,當下夥

同我左右房的朋友出來。

  我穿了件西裝外套,手上拿了個擴音器,這是社團招募時用的,沒這玩意兒

,準備喊到沙啞吧,叫我幾個朋友站我後頭,我看那淫叫的聲音差不多了,也差

不多快要最後衝刺結束了。

  在一陣「阿阿阿∼∼阿阿」,非常大聲的浪叫聲中,我看著走廊上有些人都

探頭出來看,突然我一個大力敲門,在拿起擴音器一喊「裡面的歹徒不要在掙扎

了,馬上出來棄械投降,如不肯就範,就立即破門而入,到時候別怪我們使用強

硬的手段,最後倒數,五、四、三…」,只見門開了一個縫,我那好朋友臉紅對

我說「幹,不要在鬧拉」,我把擴音器對著他的臉說「我鬧妳媽媽的媽媽,你們

這房的噪音指數已經超過標準分貝,我好心來跟你說,你就該偷笑了,到時候警

察來敲門的話,還以為你強姦良家婦女,直接把裸體的你押上車,這就不好看了

」。

  「幹…我知道啦,你們都快走啦,其他別的房客會聽到啦」

  說完就把門給關上,這時候走廊上一片大笑,隨著嬉笑聲而大家各自回房,

過了十五分鐘後,只聽到一個女子的叫罵聲「丟臉死了,我在也不來了」,在一

聲關門聲,直到現在都好一陣子沒聽到真人實境秀了。

  其是這也不能怪我朋友,只能說這種專門租學生的套房,隔音本來就他媽的

爛。

  這時候母親開房門喊了喊我說「洗好啦∼快來洗吧」,我急忙進去,在母親

面前也不避諱了,脫個精光,衣服全丟在洗衣籃裡,拿了件衣服內褲就去沖澡了

,而當時我完全沒有注意到母親的視線。

  洗完後我裸著上身出來,看到母親坐在我電腦桌前,母親身穿一件我的黑襯

衫,因為母親個子小,所以整件黑襯衫更顯的大件,而穿了小短褲,露出乳白色

的大腿,還上了點指甲油的小腳。

  讓我看的有點起了邪念,想到我那賤女人,也不知被我幹了幾次了,如今分

手一個月了,早快忘了跟女人幹炮是甚麼感覺。

  如今母親在我房裡,頓時我的下體竟然開始半勃,我趕緊坐在床上,穿了上

衣,讓老二用上衣下擺蓋著,比較不會明顯,則開始跟母親閒聊。

  我說媽阿「今天我睡床下,妳就睡床上吧。

  還有,不要在亂點我的硬碟找A片,妳兒子念資工系,妳找的到的話,我就

可以從系上大樓跳下來了,在陰界裡連捅自己十四個窟壟,恨自己苦念多年的技

術,竟然被母親亂點就點開了,我簡直無顏見我的教授老師們」,母親掩口哈哈

大笑說「你這張嘴還是跟以前一樣,就喜歡胡說八道,老實說,又欺負哪個女孩

子拉?」。

  我先說說我房裡布置,門口一進來左手邊是床,不大,雖然窮,但還有個棉

被床墊枕頭,床的正前方是我的認真念書的書桌,恩…兼拿來查資料、求知識的

電腦,而書桌右手則是小電視、書櫃、吊衣架、一堆哩哩摳摳的東西,書桌右手

邊往前就廁所兼浴室。

  母親這時把身子轉到床邊,兩隻小腿交叉,變成一個二郎腿,下腳抵著床邊

  我看著母親那短褲私處那邊,整個擠了擠,嚥了嚥口水。

  之後就帶母親去逛個夜市,體驗一下台北擠死人不償命的夜市,吃個消夜,

回來母親看著書桌旁的小電視,而我看著逛逛文章,不敢上網載片,深怕母親在

後頭看到我的網頁,是個AV女優的封面圖,那下不就慘了。

  差不多很晚了,母親的生理時鐘早已經累了,母親上床後說「別晚睡了,今

天就上來跟媽擠一擠吧」。

  我心想也好,地板冰冷,反正我們是母子,睡在一塊也不會怎樣。

  我跟母親肩膀都頂在一起,我說要熄燈了嗎?母親說了聲「恩」,之後整個

房間黑暗無光,只剩門縫下透出一點光芒,我在空氣中文到母親的髮香、體香、

還有熟女的誘惑體香,我將身子往右轉,我發現母親原來是背對著我,我整個晚

上都睡不著。

  下體好硬,身體好熱,我決定在晚一點,等母親睡著後,我在偷偷去廁所打

槍解慾。

  而母親發出均勻的呼吸聲,這香味很勾人,不過我雖然有那亂倫的想法,不

過母親畢竟是鄉下人家,從小對於性話題就很少提,可能跟母親那時代民風淳普

有關。

  就這樣我強壓慾火,心中一直默念「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萬褔瑪利亞,你

充滿聖寵 ! 主與你同在,南無釋迦摩尼佛,阿密陀丸,急急如律令、一斬我

心中心魔,阿們…」,等我發現我所知道的神仙,都被我念的差不多快完後,我

那挺蘇聯制AK-47肉棒依然聳立在那。

  我決定偷偷起身,去廁所裡拿漱口杯,裝了一杯冷水,澆息我那對母親意淫

的慾火,當下只覺得「幹,沒想到這水這麼冰」,等重複兩三次,加上我口念「

清心訣」,這才消軟下來,此時被硬起的陽具折磨成這樣的我,早以經疲憊不堪

  就在沈沈入睡中,想到一句話說得真好,天下有三之外在人為難忍,一難忍

為「憋尿不能尿」,二難忍為「想睡不能睡」,三難忍為「欣賞硬不能洩」,埃…

雖然只是網路上看到的,不過還真他媽的貼切阿。

  早上我醒來時以是快中午時刻,母親起床梳洗一番,便拿了個鑰匙,出去繞

繞,買了點東西回來。

  我吃著母親買回來的燒絣油條,一吃就知道是哪家的,我對媽說「你這豆漿

是不是,公園斜對面那家永和豆漿買的阿?」

  ,母親笑說「這你也知道?看來附近都摸熟了,也差不多該帶媽去繞繞這台

北城了」,我咬一口油條說「當然知道,普天之下還有哪家永和豆漿,能把這簡

單油條炸的這麼難吃,能炸成快焦掉,也算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不簡單,

吼裡害阿」。

  下午我依約帶母親去逛逛一些流行地方,你們也知道,凡舉女人,哪個不愛

衣服、愛逛街,所以甚麼台北一零一、SOGO、衣蝶等百貨專櫃就去那些地方

繞繞,為什麼我會挑這些地方呢?一來吹冷氣,二來今天非假日,人少好逛。

  然後晚上在到淡水老街走走,母親今天一襲黑色連身裙,算是合身,把母親

那身段子,襯托的玲瓏有致、凹凸勻稱。

  我上台北念書半年了,已經六個月沒看過母親長相,沒想到母親越來越會打

扮自己,不知到是受到誰的影響,該不會是外面有男人吧?哇靠,真是要這樣的

話,我他媽娘馬上回去,把那個姦夫挑斷手腳筋,在告訴他一句話「淫人妻者、

其妻終被人淫」,在他面幹他老婆,還幹他老婆的母親,媽個巴子,敢泡我老媽

,也不打聽打聽她兒子是誰?

  等我心中把那奸夫給千刀萬剮之後,我套了套母親口風說「媽∼這件是新衣

服嗎?」

  ,母親微笑說「那有,之前跟鄰居一起去買的,好看嗎?」

  ,我停下腳步,盯著媽說「恩…衣服還好…不過」,母親說「怎拉?衣服真

的不好看嗎?」

  ,我繞看母親身子一圈說「衣服不好,真的不好看…都烏漆嗎黑的…」,母

親臉一沈,失望的說「可是…是那阿美幫我選的說,就是那美容院阿美阿」,喔

∼原來是美容院那票鄰居阿,難過母親會打扮,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拍了拍

媽肩膀,母親那失望的表情全寫在臉上。

  這也難怪,自己一個鄉下人家,上來台北當然要打扮漂漂亮亮的,如今被自

己的兒子潑冷水,不失望才怪呢。

  我將母親摟在我胸口說「衣服是真不好看…不過,媽你本人長得漂亮,身材

又好,就算衣服是黑的,也擋不住媽妳那散發出來的光芒阿,呵呵」,母親這才

破啼為笑「久沒見了,油嘴滑舌,靠這張嘴,甜了幾個女生阿?」

  ,我想可不能讓女友這話題下去了,牽著母親的手,走向餐廳。

  今天特地來吃海鮮,剛說到哪了?對了,說到那黑色何身裙裝,母親露出兩

個美肩,應該是穿無痕胸罩,胸前微露鬆酥胸乳溝,不過乳溝上面有圈金色銅圈

裝飾品,而母親穿了一個偏白的絲襪,一雙白色為主色的高跟鞋,鞋跟整根金色

,鞋頭下面一圈為金色花紋,那雙鞋還真美,搭上母親的金蓮小腳、美腿,更是

好看極了。

  而母親把長髮盤了起來,後頭一個包,垂個三、四根頭髮,在空中晃阿晃,

更有一種美感,而母親的臉龐說不上美若天仙,但起碼白白淨淨的,上了一點淡

妝、一點玫瑰紅唇蜜。

  我想如果上個大濃妝的話,說不定旁人還以為是我的姐姐。

  我在吃飯時有一搭,沒一搭的跟母親聊著,說著說著,就說母親早上起來的

事,我看母親那嬌羞的表情,就知道母親有事瞞我。

  我挺了胸、擡了頭說「媽,坦白從寬、抗拒從嚴,老實招來吧,妳剛說我早

上睡著時怎樣?」

  ,母親輕笑說「唉呦,我的大官人阿,民女不是不說多夫一妻的言情小说,是說出來,怕你不好

聽阿」,哇靠,我知道母親打扮年輕化了,怎連講話也學我這麼趣味阿?,我故

意裝有點兇狠的樣子說「大膽賤婦戚秦…式,阿…不,我是說,民女妳當時究竟

看到甚麼?是不是常威打來福,一腳踢死那隻狗,還說他天生神力?」

  ,母親從小就跟著我一起看第四台,所以這些電影母親自然是懂得。

  母親害羞的說「報告官人,其實早上事小,那昨晚…那事才大呢…」,我一

聽到前晚,差點沒把口中的九孔給吐了出來,急忙喝了口柳丁汁,還嗆了口鼻一

下說「媽∼前晚我到底怎麼拉?」

  ,母親說「報告官…」,我急著說「好啦好啦,算我認輸,我的好民女,妳

趕快說說我昨晚倒底幹嘛了?」

  ,母親嬌真笑說「這裡人多口雜,回去在說」。

  只留下滿臉疑惑的我,我腦子千百轉,怎轉都想不出我做了甚麼。

  好不容到家了,我死纏爛打母親回答就是打太極,直到母親要洗澡被我攔下

,這才害羞的說「我其實一晚沒啥睡熟,其實是睡著又醒,醒了又睡。

  我早上一翻棉被要下床,你那大傢夥,就頂出內褲口,整個挺了出來。

  你說,我能不害臊嗎?」

  ,我心想,難道清心訣沒用?不過這是早上,那昨晚呢?難不成?我對母親

做了不該做的事情?。

  幹,我聽過夢遊走路的,還沒聽到夢遊強姦人的,我呆了呆說「媽,那昨晚

…我沒碰到妳身子吧?」

  ,母親這時坐在我床邊,打了個單眼挑眉說「碰到?不只碰到,妳還欺負了

我一夜呢」,我嚇的差點雙腿跪下,如此大逆不道之事,根據古法亂倫要連浸豬

籠七天七夜,在用找十個女人在你面前搔首弄姿,讓你連硬七七四十九天,在把

你搾的九九八十一日,最後精進人亡,全身瘦得皮包骨一樣,老二都摩到破一層

皮、血流如注了,還不放過你,想到這點,我額上一滴冷汗,沿著額頭流到鼻尖

  不過我內心一轉,還好現在是文明社會,第一次這麼慶幸自己是現代人。

  我問母親說「媽…我到底是怎麼欺負妳,妳到快說給我聽」,母親這時臉更

紅了,就嬌羞的說「你那傢夥頂了我一夜,還自己說夢話摟著我的腰,我背著你

睡,也不知道你夢到誰,就把我當成是妳女友,一直…一直,用傢夥蹭我屁股,

還揉了一下我的…我的…胸…呢」,說完母親就臉紅,急忙去洗澡了。

  只剩下我傻在那,我心想,他媽的有沒有搞錯,我自己忍慾戒火,一招「水

澆陽具火、口念清心訣」,結果爽到是夢中的自己。

  埃,早知道就自己來了,真要命阿。

  今天晚上我決定睡床下了,免得又騷擾母親,這次我趴睡,把肉棒壓在冰冷

的地板上,直接聽的放入般若波羅蜜心經的MP3,決定一抗心中淫魔。

  母親此時卻找我聊天,母親說「上來睡,媽不怪你,快」,我怎麼好意思,

我都全副武裝了。

  我說「媽,你放心,我決不會再讓妳一夜難眠,今晚就放心睡吧」,母親伸

手拉著我的手說「起來,快,這是媽的命令,不許抵抗、不許頂嘴、不許在說個

不字,懂了麼?」

  ,我見母親心意已決,就把MP3拔下放旁邊,以不碰母親身子為空隙,開

始抵抗這床上意淫母親之戰,行動代號為「床上任務」。

  母親說「幹甚麼阿,我是瘟神還是病毒,躲這麼遠?靠過來,妳是我兒子,

怕我吃 了你不成?」

  ,恩…很好,這「床上任務」

  沒五秒就破功了,我肩膀頂著母親的軟嫩香肩,母親開始跟我聊天,都聊我

的事,包拓課業,以及女友。

  我看我不心把女友的事說溜嘴了,母親這才問「那你有沒有欺負人家呀?」

  ,我笑說「那樣的欺負?是晚上欺負?還是白天欺負?」

  ,母親拍了我一下嬌笑「甚麼白天晚上阿,呵…」,我說「媽,我白天晚上

都欺負她,你要問清楚一點,不然我不知道怎麼回答阿?」。

  母親的聲音更是害羞了,把粉拳打在我肩膀上說「這麼行?我看是久久一次

吧」,我把身體轉向母親那邊,聞著母親的香味說「母親猜猜我能幾天幾次呢?

  ,母親這時也轉了個身子,面向我說「不猜不猜,你就這嘴會套話」,我偷

偷的伸手摸了母親的玉手說「那媽你希望我能幾天幾次?當做猜猜看,好玩而以

」。

  母親這才想了個想說「三天…阿不,你年經,所以是兩天一次」,我故意做

的很誇張的表情說「哇…媽妳還真神機妙算劉伯溫,跟那借東風諸葛孔明有得一

拼了」,母親笑說「別在假了,你那話我一聽就知道我猜錯了」,我故意把臉朝

向母親臉前,我的臉上感覺到母親的鼻息,以及母親那嘴唇呼出氣,我小小聲說

「媽妳老實說,你希望我能幾天幾次,猜對有獎勵」。

  母親嬌嗔的說「唉呦∼硬要我說,那我就說吧。

  如果能每天晚上一次,那就很了不起了」,我把嘴拉到母親的耳旁說「猜對

一個,猜錯了另一個」,母親疑說「哪個對,哪個錯?」

  ,我故做神秘的說「每天是真,一次是假…,我一天起碼要三次,呵」,講

完哈了母親耳朵一口熱氣,母親癢了一下說「胡說,那這麼行?」

  ,我說「猜對一半還是有獎勵,獎勵就是…」,我在母親的脖子上親了一口

說「本來是嘴巴的,這次猜一半,就脖子了」,母親起身兩手輕拍了我胸口說「

連母親你也敢欺負,你這孩子,真是…呵」。

  我急忙說「哇,得到獎勵的人還不滿足,這還有天理,還有王法嗎?」

  ,母親笑著看著我說「你喔…欺負人喔」。

  在這番調情後,我那甚麼「母親任務」

  早已經被我拋在腦後,我把母親當作是自己的女人調情,而我忍了一個月的

陰莖,身體上早已經慾火難耐,母親說「分手多久拉?」

  ,我乾脆摟著母親說「一個月了,也一個月沒碰女人了…」。

  母親這時候是側躺著面向我,母左我右,母左牆壁、我右床邊。

  我不停把臉湊了母親臉龐,用鼻子摩著母親的鼻尖,左手先摟著蠻腰,在往

上愛撫著美背、玉頸,母親的鼻息聲越來越大,我輕輕的把嘴湊到母親嘴邊,

了點、吻了吻一下說「媽…今天早上說妳衣服不漂亮,是故意開你玩笑的、鬧著

玩的,妳不會生氣吧?」

  ,母親羞說「生氣?早就氣死了,你這孩子年輕氣盛,我早就知道你們這年

紀的都在想什麼…」。

  我的左手從美背滑摸下來,雖然只隔個一件薄紗睡衣,連身裙那種,不過倒

是感覺皮膚很滑,手感不差,看來美容院保養的不錯。

  我把手滑過臀部,在來大腿,連摸著小腿,把母親的大腿整個往我腿上擺,

我說到「媽∼那你說說,我在現想幹嘛呢?」

  ,母親害羞說「不說不說,就會欺負自己人」,我在吻了一下下巴說「那母

親願意讓我欺負嗎?」

  ,母親這時候沒說話了,只是呼吸很快很沈重。

  我起身,把母親兩腿扳開,棉被被我丟在地上,開了一盞床頭小夜燈,母親

躺在床上,用手半遮著臉說「你真的要這樣?」

  ,我把身子壓在母親身上,兩手把母親的雙手拉開,看著母親的臉,母親一

頭長髮散在枕頭上,薄紗睡衣裸露出黑色胸罩,還有一件黑色三角蕾絲內褲,一

深水藍色薄紗睡衣,露出香肩美腿,看的我肉棒硬起。

  我先深深的一吻母親嬌唇說「媽不願意,我就停手」,母親臉側一邊,不敢

直著看我說「你忍很久了?」

  ,我輕輕的吻著母親的蜜唇、鼻尖、額頭、耳朵,脖子,乳房上的胸口,吻

的母親眼睛半開,眼神朦朧,我說「今天媽不願意的話,我也要欺負媽」,媽這

時候嬌笑說「你這孩子早打著這心眼,吃定我了」,我把母親睡衣上的肩帶退下

說「冤望阿,我只是看媽妳…」,說完已經把母親的睡衣,從母親腿上退下,母

親的黑色胸罩包覆著兩顆乳球,中間深溝代表胸部不小,而母親兩隻大腿想要夾

起來,卻被我身子擋在中間。

  母親伸出右手擋了在自己的私處上,左手手臂則護在酥胸前,擋住雪白北半

乳球,一個鼻哼說「我…我怎樣?」

  ,我把母親擋胸的左手給拉開,右手則把母親右手給拉起,把母親的兩手往

上拉,用左手壓著母親兩隻玉手,而母親的腋下無毛,刮的很乾淨。

  我舔了舔腋下說「母親妳不是也想讓我欺負一下?」

  ,母親因為一下被舔敏感的晃了一下說「你都用這方法騙女孩上床阿?」。

  我兩手繞到母親背後,解開胸罩,母親用手遮了遮胸罩,不願意露出乳頭,

我把肉棒擠在內褲肉壺上說「騙女孩上床還需要這樣大費周章?我只對媽妳才這

樣調情,今晚不想要我欺負妳?」

  ,說完就把黑色胸罩給脫了,兩顆雪白奶子跳了出來,呈現水滴狀,雖然只

有C,但是令人驚訝的是,竟然微微挺起,沒有下垂。

  我雙手從母親胯骨往上摸,用雙手托住母親乳房下緣,開始搓揉,母親下巴

仰了仰,嬌喘一聲說「甚麼…欺負…負我阿?」

  ,語氣中盡是嬌甜軟羞,我開始用舌頭細細品嘗乳頭,先繞圈舔乳暈、舌尖

連點乳頭,左手手指則是捏揉著左邊乳房,最後猛口一吸,開始粗魯大力的揉捏

,不停的吸乳房,手口並用,讓母親鼻腔喉頭發出陣陣叫聲,我邊舔邊說「不說

清楚要不要我輕負妳,我就不停手」。

  母親早已經臉紅如霞,兩手摸著我的背說「羞死人呢,妳都欺負我成這樣了

,我還能不願意嗎?」

  ,我將兩手繞過母親腋下,讓我的胸口擠著母親的乳房,上下擺動身子,就

上身胸口揉乳球、下身肉棒蹭肉穴。

  臉朝向母親,深情看著母親眼睛說「媽,我發現妳好美,今晚我怕弄疼妳了

」,母親兩手環繞在我脖子上笑說「有這本事?看你調情調的媽都身子熱起來了

,老實說來,多少女生被你這樣?」。

  我重口吸了那蜜唇,舌頭在母親口親裡交纏,母親閉上眼睛,配合著我吸吮

,從淡如親吻、到重如狂吸,我緩緩的扭著我的屁股,母親的腰身也在上下摩蹭

我的肉棒。

  在親吻中,我騰出右手把母親的黑色蕾絲三角褲拉下,我放開母親的嘴唇說

「就愛媽妳一個,我要媽做我的情人,好嗎?」

  ,母親把左小腿擡高,讓我把內褲拿下來的說「情人情人,母親本來就是兒

子前事的情人,呵」。

  我站了起來,走下床,把窗戶上的百葉窗給捲下,把身子向母親頭那邊,母

親起身,幫我把內褲脫下,我的肉棒直接跳了出來,母親直勾勾的盯著我的陽具

說「還真的是長大了」,母親掩嘴一笑。

  我說「媽,妳說長大是多大呢?」

  ,我把母親翻了過來,來個六九式,女上男下,母親害羞說「我哪知道阿,

不過這姿勢還真丟人阿」。

  母親的陰戶在我眼前,我開始用手指翻開外陰唇,先用手指在穴口玩弄,刺

激陰蒂,用手指插進去挖摳肉壁,但是不敢太深。

  而母親還在享受我玩弄的她嫩穴時,我用腰頂了頂肉棒說「媽,妳那私處好

美,幫我含含可以嗎?」

  ,母親這才手握住我肉棒,開始套弄起來。

  被自己的母親套弄是很不一樣的,跟我之前的女生都不一樣。

  我覺的肉棒在母親的手中,很有技巧的套弄,不會一下猛套太快讓你不舒服

,也不會跟機器人一樣,同一個節奏速度握到底。

  我喊了聲「媽,用嘴好嗎?」

  ,母親這才說「古靈精怪,花招真多」,話才剛說完,我就兩手捏了捏那肉

臀,往下一壓,母親的雙腿在開一點,那外陰唇就被我的舌頭,從下往上舔到肛

門,母親的美臀因為被舔太鬆麻,而自然的抖了抖說「妳這孩子…就欺負人…」

  在我吸著肉穴裡開始流出的淫液時,我的肉棒也在母親嘴裡不停的吸吮,無

論是用舌頭舔龜頭,還是用手握住肉棒旋轉吹舔。

  這六九式讓我們母子兩人,更是達到性挑逗的刺激頂端。

  我看差不多了,在下去我就要被吸到口爆了,母親可以淫水直流,連續高潮

,但我不行,我最多連打三次靶,之後都在射出來的子彈,都是水狀,毫無濃稠

感,頂多讓我肉棒多痛的而以。

  我把母親的屁股往前推,自己從母親跨下爬了上來,我右手捏著母親乳球,

左手捧著母親小腹,把母親的身子往床底那邊移了移,讓母親後背式對著我。

  我雙手捏的母親肉臀說「媽…現在才真正是要欺負妳呢?我先告訴妳,這隔

音不好,你可不要叫的太…大聲」,我把龜頭在母親的陰戶口摩蹭,母親兩手撐

地,讓奶子懸空,也不看說「熱阿…癢阿…都這樣了還在欺負媽…」。

  我用手摸了摸肉穴,感覺很濕,把肉棒挺進肉壁,母親淺叫聲「恩…阿…」

,我緩緩的移動腰部,深怕母親肉穴一開始沒被這麼大的插入,一定很疼痛,我

讓肉棒停在肉穴裡,我把胸貼的母親背上,雙手揉捏乳球,吻著母親耳後笑說「

現在在猜猜有多大?這樣有欺負到母親嗎?」

  ,母親已經呼氣連連了,母親乾脆拉了個枕頭,整個頭靠在枕上說「壞死了

,不猜…」,我開始緩緩動著肉棒,在嫩穴裡慢慢抽插,幅度不大,速度不快。

  我挺起我的上身,兩手扶住母親胯骨,一個猛然撞擊,撞的母親悶坑一聲。

  我開始有節奏的擺動腰間,隨著速度和力度的加大,母親的美臀跟我的大腿

發出,「啪啪啪」

  聲響,而母親的蜜壺不停的液出淫液,肉壁不停的夾擠我的陰莖,我說「媽

,妳私處真的好棒…以前女生都沒妳這麼棒」,我伸出右手拉住母親的左手,把

母親的上身拉了起來。

  要母親看著我,母親上身扭轉一點,我看著母親左邊的奶子,隨著我的抽插

下,不停的在我面上下乳搖,母親那臉蛋兒,更是可愛。

  母親那眼角似帶點淚光,可能太久沒做愛了,疼的眼眶都紅了一圈,更加惹

人憐愛。

  母親啜泣說「慢點不聽,怎快了起來呢?」

  我放下速度,把母親翻成正面,在一次弄個青蛙開腿,這次先在肉穴口蹭阿

蹭的說「媽…妳是不是很久沒有做愛了?」。

  母親嬌羞的先吻了我一口說「你也知道妳爸走得快,家裡麵線生意又忙,每

天回去都累個半死了,哪有時間自己…自己來…一下」,我用雙手不停的愛撫母

親全身,在母親的小腳上,吸吮著母親腳趾說「媽∼妳…都沒有找男人親熱親熱

?」

  ,母親因為被舔的腳癢,就掙扎到我的吸吮說「妳這壞兒子,在亂說啥呢?

我可是很潔身自愛的呢…」,我一把摟住母親身體,在母親耳朵舔了舔說「媽真

乖,我記得有些鄰居客人,來店裡看媽的眼神都不太對呢?他們有沒有欺負媽呢

?」

  母親兩腿纏在我腰上,肉壺不停的摩蹭我的肉棒笑說「那些人有色心沒色膽

,就算真敢?我也不要,更何況現在不就有個壞人,壓在我身上欺負我嗎?」

  ,我挺了挺龜頭,在洞口開始淺交,只用龜頭進入而以,騷癢的母親眉頭皺

起來,熱的全身慾火焚身、漲的腦裡頭昏眼花。

  我笑說「媽,我不是壞人,是你的寶貝兒子阿」,九淺一深,讓母親不停的

扭動私處,恨不得多讓肉棒進來一點。

  母親嬌怒說「你在使壞,我就生氣了」,我突然一挺子宮頸,痛的母親牙一

咬,貝齒在肩頭上,留下一半圈齒痕。

  我開始抽動肉棒,整個木製破床,都快被我搖散了,我他媽還真怕搞到一半

床塌到,樓下報警處理,那時候我就真鬧笑話了。

  我使盡的操幹著母親,把這一個月累積的濃精,還有對女人的渴望,更有母

親那溫柔的小女人模樣,讓我更是如癡如醉,插的美嬌娘閉嘴不敢大叫、爽的嬌

淫母一身香汗淋漓。

  木床發出「機乖、機乖」

  的哀嚎聲,我看著母親眼睛說「媽…我要妳的一切,答應以後當我情人好嗎

?」

  ,母親杏眼半開,櫻口微張的說「我還是妳的母親,乖一點,你想要的話,

媽可以讓你…阿」,我一個大力一挺、一撞、一插,母親身子弓了起,兩腿伸直

撐起自己的身子,把美臀擡高一寸,私處不停的抖動出淫水,我的肉棒和底下床

單都是愛液。

下一篇:嶽母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