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來自田間的愛

某個清晨,在教室明亮的玻璃窗下,我給一個男孩發過這樣的短信:寶貝,

我會帶你去我的老家,一個除了寧靜還是寧靜的小村莊,煙囪高高的院子有成片

成片繁華的蘋果花,那是淡粉色的春天。我會在雞鳴的聲音中叫醒你,在潔淨的

清晨把簡單的早餐放在你的床頭,我會帶你走遍我家的果園,採摘路邊帶有晶瑩

露珠的野花,和手持農具的鄉親問候,看微風下的夕陽西下……

  他淡漠地回:是不是還要做愛?

  呵,這不是一個問題,這是責難。

  我把這當作一個清晰的夢境,存留在了內心深處。

  可是,我幸運地,不,是我們幸運地要和一對夫妻開始我們的田園之旅。

  和他們結識,是在qq上,先生很優雅,氣質中有種沉靜暗合了我的心,和我

的對話不多,也激不起情欲,但恰到好處地表達了一種期待,也許這種揶揄中的

親近最好,不至於產生過多的危機感。對方的妻子沒有過多地參與進來,可能是

由於工作忙(她是一位醫生)。這正是我要選擇的原因,我很不贊成有一對夫妻

曾對我們說:「咱們四個開始談戀愛吧。」

  我喜歡這種遊戲發生在互相有認同感的基礎上,不附帶任何感情(如果有,

也是見了面之後暫時引發出來的親近),我很怕受到傷害,因為我脆弱,因為我

不會忘記。

  我對對方夫妻談了我的看法,我說我很期待一次鄉下之旅,我迷戀那裡清涼

的夜空和滿天的繁星,他們很贊同。丈夫也沒有異議。

  這段時間我們很忙,疏於交流,總是覺得生活沉悶了許多,於是,想到了交

換,因為我們需要共同話題,需要一起激動,需要一起回味,需要一起經歷。

  3 月2 日,我和丈夫回了老家。

的果樹,只不過樹上不是粉色的花朵,而是小拳頭般大的青果,繁盛極了。我們

花了半天時間清掃了屋子,鋪上了帶有陽光味道的嶄新被褥,小院子裡的一些荒

草也被我們仔細地拔掉了。

  下午,他們驅車如約而來,那位妻子含蓄地笑著,看得出來,他們對這裡的

環境非常滿意,因為寧靜。

  少了初次的慌亂,我們在院子裡很愉快地喝著茶,傾聽著飛鳥偶爾的鳴叫。

  先生們都在談臺灣問題,談天氣。我和那位妻子在吃著水果,並不多話,只

是會時不時地相視一笑。

  性的感覺早已淡出。

  晚飯是我簡單做的,好在大家口味都差不多,鄉村裡的飯菜雖然簡單,卻也

別有風味,大家吃得很盡興。

  夜色在鄉間的降臨是舒緩而輕柔的。我們都抬頭看天,回憶著遙遠的童年,

然後,星星就漸次清晰了起來,空氣中開始有了來自田野的清涼和濕氣。我們在

星光下看對方,那是一種缺少光線的美好的距離。

  大約十一點的樣子,空氣已經很涼了,我們回屋。

老家的房間都很有些北方特色,房間內一張傳統炕詮釋著傳統與過往,一個

紅色的櫃子擺在炕上,緊靠牆邊。炕佔據了三分之一多的房間,乾淨的床單,昏

暗的燈光。我們沒有說什麼,大家都一起上了炕,換上我們帶來的白色睡衣,拉

開清洗的乾淨的毛巾毯,各自往身上拉,那種情形很溫暖。毛巾毯不夠大,所以,

我們都會有身體上的接觸,主要是腿。還是很溫暖。

  終於,我被對方先生突如其來地抱過去了,慌亂之中我看了丈夫一眼,他

然是笑著的。我閉上了眼睛,我知道,下一步將是我的丈夫抱著對方的妻子,我

……我覺得閉上眼睛就是一種盲目的衝動和幸福。

  一切都開始了,像往常一樣,我的聲音也許在告訴大家這一刻我是快樂的,

但是我的眼睛在告訴自己,我是逃避的。雖然是第二次,我還是我自己,固執著

自己對情感的獨佔。

  所有的動作都是在表明人類越來越會尋求刺激和快感,我以及大家都在享受

著美好的性愛,以不同的姿勢和體態。但是,我拒絕和對方的妻子有一丁點的身

體接觸,甚至整個過程中我的眼睛都是閉著的,還好,所有人都會認為我是在充

分享受,這就好。

我們很放鬆,因為鄉下的寧靜和空曠。我們都很釋放,從肢體到聲音。整個

空氣中彌漫著情愛的清甜味道……

  對方丈夫的手勁很大,所以擁抱使我充滿了他的整diy老司机app個胸懷,我很舒服。我喜

歡擁抱甚至與做愛。

  對方丈夫的胡茬很新,有種新銳的疼痛細密地印在臉上身上,我很喜歡。

  因為天氣涼,他的身體光滑而細膩,相互的摩擦使這種舒服無限擴張。

  我沒有很在意丈夫的舉動,雖然他們就在我的旁邊,我還是專注地閉著眼,

感受我需要感受的。

  對方的妻子喘氣聲很微弱,但透著淡淡的甜味和幾許纏綿,也許還有庸倦,

總之很女人的聲音。

  中間我們還相互換了幾次,但我覺得那純粹是男人們的意願,他們也許只是

一個眼神,我們的性物件就會發生變化……這種被動是無可奈何的,也是悲涼的,

恐怕一些具有紳士風度的先生們口口聲聲說交換的唯一前提就是妻子滿意,也是

出於對妻子的憐憫和同情,呵呵,妻子能選擇的的確太少了……

  我的長髮,濃密地甩來甩去;我的乳蕾,開始呈現出新鮮的粉紅色;我的手

臂,開始學會糾纏……

也許天快亮了吧,反正窗簾背後透出來的光亮告訴我們時間已經不早了。於

是,我們各自睡下。我還是躺在丈夫的臂彎裡開始睡眠,這是我的權利,我不會

出讓,任何時候。

  一覺醒來已是中午十一點多,大家在明亮的光線下略微有些不自然。很快穿

好衣服,洗漱,在院子裡看從樹蔭裡灑下來的點點光斑……

  早飯兼午飯我們是驅車到鎮上的一家飯館吃的,還好,挺乾淨。

  飯間對方的丈夫曾細心地為我掠過一絲頭髮,並很自然地在我頭上輕撫了幾

下。我抬頭回報以微笑。

  其實我也怕輕易就得到寵愛,那樣我會混淆遊戲與真實的距離。

飯後,對方的妻子接到電話說是有個手術,很重要,於是,我們道別,各自

擁抱,淺淺地親吻,然後搖手,看見他們的車子駛出視線……耳邊有聒噪的蟬鳴

聲。

  回到我的老家的房間,整理,清掃,心下暗自回味,一切都是鄉間最樸素的

感覺。相親相愛了一個晚上,身體和思想都在四處游離,一切動作都是機械地運

動。

  下午六點多我們返回,回看老家的院子時,我依然是興奮與充實。

  交換得來的遠比夢想中的淺薄但結果卻充實而激動。

  做了愛。雖然,在滿是果樹的院子裡,在雞鳴鳥叫中,在簡單的飯菜中,我

們體會到了激情,……

第一次我對交換的結果有了些樂觀,我覺得,屬於心的執著和那一絲絲解不

開的浪漫,交換的激情在心靈之外不斷徘徊……

  真實的記錄這段經歷,作為注腳,作為回憶。願現在每個在閱讀的朋友們,

也能邂逅一段平時而真摯的情緣。

——————————————————;————-

謝謝~